广州浪奇5.72亿存货不翼而飞,区块链技术能否破解大宗仓储管理难题?

 

927日晚,广州浪奇刊登公告称,其公司存储在两个仓库价值共5.72亿元的存货不翼而飞

 

涉事的两家仓储方——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(简称鸿燊公司)和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(简称辉丰公司),前者对媒体承认签署合同但没有实际货物,后者公开表示合同印章系伪造,两者均否认曾收到广州浪奇的货物。

 

一时间,5.72亿货物的去向成了各执一词的罗生门事件。

 

存货不翼而飞令人困惑,但在大宗商品领域,类似事件却并不鲜见。

 

2012年,钢价大跌引起钢贸危机,大量钢贸商资金链断裂,多家贷款银行在强制执行钢贸企业质押物时发现,质押物实际上被重复质押,部分仓储企业重复开单、虚开仓单,导致坏账规模超1000亿美元。

 

20146月,青岛港融资骗贷事件曝光,涉案公司利用同一批氧化铝和电解铜,与仓储公司分别开具仓单,利用银行间信息不对称,质押给不同银行重复贷款,涉案资金超过147亿。

 

20197月,青岛农商行遭虚假仓单质押骗贷,涉案超900万美元。

 

仓单是货物的入库出库凭证,一般用于提货、转让和质押。虚假仓单意味着有凭证无货物,仓单重复质押则意味着一女多嫁,一批货对应了多个货主。货物与货权无法匹配,导致货物无法正常按量提取,呈现出不翼而飞的情况。

 

业内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从大宗仓储的角度看,目前的广州浪奇事件至少暴露出两个问题,一是货物出入库没有可信的单据交接,如果有出入库仓单在手,不论是仓库方还是货主方,都没有抵赖的依据;二是信息沟通频次低,信息协同效率低,导致货物实际情况消息的传达慢,而且环节多,可能失真。

 

长期以来,仓储物流管理难是大宗产业最大的问题,大宗仓储一直处在黑匣子的状态。由于数字化程度低、沟通工具散乱、沟通频率低,导致货物的真实信息、实时信息无法准确传递,最终滋生造假风险,产业链各方产生信任问题。

 

区块链或许是解决信任问题的一把钥匙。作为产业数字化的一个组成部分,其具有可追溯、不可篡改、公开透明、集体维护、全程留痕等特征。

 

从货物入库开始,借助物联网设备,货物的吨数、存放位置、外观质量、存货人、起租时间、起租费用等信息都会由仓库方登记上链,生成仓单,并发送至仓储系统。

 

仓库方、货主以及需要凭仓单融资的银行方可以实时看到该仓单的信息,如果利用仓单进行提货,则需要明确的线上授权流程,由货主方发起,最终凭线上确权结果由仓库出货。

 

在这个过程中,区块链会将操作信息加密,通过算法算出字符串。一旦修改再重新加密,字符串就会完全不一样,并且货主、仓库、银行(如果融资贷款)、互联网法院都会知道。

 

区块链加持下数字化仓储流程,可以解决货物的确权问题,即货物实时的物权归属是谁,是否真实,是否唯一。

 

本文来源:界面新闻 (有删减)

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“重庆西部诚通物流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等作品,版权均属重庆西部诚通物流所有,转载必究。若转载使用,须同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,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重庆西部诚通物流)”或未署名的作品,均转载自网络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如果你对作品内容、图片和版权等问题存在异议,请联系我们,电话:023-47669619;邮箱:cqxbct@163.com。我们会在24小时内处理!

 

文章详情

 

创建时间:2020-10-09 16:27

News

新闻动态

NEWS CENTER

新闻中心